言琰.

我愿只做一名吟游诗人

独坐在桥洞下 写写画画 弹弹唱唱

不问 世间苍凉 人间猖狂 如此嚣张.



扩列:3048558849



人,总有段时间特别的丧。

不管是生活,还是学习工作,亦或是人际交流。

熬 过 去 就 好 。

【黄叶/all叶】两个轮子的故事

#起名废不想多说
#有时间大概会扩写
#借梗私信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叶修是一只安静可爱爱打荣耀的定滑轮,黄少天是一只烦人话痨且活泼可爱(?)的动滑轮。


有很多人喜欢叶修这只动滑轮,举些栗子,

有微草的队长——一只轴面不一样大的动滑轮;

还有义斩的一群闪着金灿灿土豪光芒的动滑轮;

有轮回颜值爆表的一群动滑轮;

还有一只曾经被收购却又偷偷回来的动滑轮(苏沐秋);
还有霸图……一群风格各异的动滑轮……

诸如此类,还有很多动滑轮都喜欢这只爱抽烟(?)的定滑轮。

但,因为黄少天这只磨人(?)且黏人的动滑轮的不断追逐……

于是

他们变成了滑轮组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完美d(`・ω・´)b

喜欢这只小犀牛(。•̀ᴗ-)✧

雅俗共赏.

Love cracks.
钟情于裂缝。


“师傅告诉我,唯有刚正不阿之人才能真正动用这把剑。”

————

转眼间,我已经站在了阁楼之上。

街上,人们推搡着,还穿着官服的朝臣们一脸惊慌。在这一片混乱中,我见得一人独立于街边。


我看见了那把剑。

我看见那把通体金黄的剑刺进一人的体内,刺破了柔软的布料,骨肉在皮囊下发出痛苦的喊叫。

剑已入鞘。

那人的身子还直挺挺的立着,血汩汩地流着。

城外,黄沙漫延,刀光剑影。将士们的嘶吼声夹杂着黄沙,向城内飘来。


太子守国门,君王死社稷。

……


一阵恍惚中,我回到了现实。
我望着眼前那把通体金黄的宝剑


“秦阿。”

Hey,海先生。

问一下,手机有什么能够把文字转为长图片的软件或方法吗,我对WPS已经绝望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