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琰.

我愿只做一名吟游诗人

独坐在桥洞下 写写画画 弹弹唱唱

不问 世间苍凉 人间猖狂 如此嚣张.



扩列:3048558849

【all叶】让我们回到那些看着叶修装x的日子(阅读体,欢脱狗血傻白甜)

纯粹的荣耀

拣尽寒枝不肯栖:

(四十三)


 


【“你说我们会不会在第一轮就相遇?”叶修回道。


    对面沉默了半晌,魏琛紧张得眼睛都瞪得溜圆。半晌后,却是看到对方回了一句:“呵呵,你怕了?”


坐在电脑前的陶轩,此时是真的笑了出来。他完全可以体会此时叶秋的心情。对于陶轩而言,去打挑战赛实在不是会让他感到开心的一件事,但是此时看到能给叶秋带来这么大的困扰,他还是莫名地感到有点兴奋。】


 


孙翔听到这皱了皱眉,仔细想了一下,才说:“……当时嘉世出局,虽然已经是预料之中,但是他还是发了很大的脾气,那天连和我说话都是硬撑着笑脸,我也没看懂,他居然因为你给他发消息就忽然有点兴奋?”


唐昊本着插朋友两刀的心态接话:“就你这智商你看不懂是应该的。”


这话说完,所有人都用微妙的眼神看向了唐昊。


唐昊怒:“我靠,你们都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是什么意思???”


“我觉得吧……”听到这,张佳乐认真地说,“你们嘉世这老板有病。”


“这个我同意,感觉他这个人喜怒无常,并且脸皮厚的要死。”黄少天说到这,又补充,“从上次他去兴欣找叶修让他回去我就觉得这人脸皮不知道有多厚,真是典型的要钱不要脸。”


李轩:“所以他到底为什么兴奋?精神病也有人家自己的生气或发火的理由啊!我的意思是他是不是对……”


王杰希见势不对,立刻把话题拉回来,呵呵竞争对手已经那么多了,不相干的人就不要随便给他加戏了。他说:“他可能是感觉终于能压叶修一头了?大概是积怨已久,终于能赢对方一筹的感觉吧。”


叶修沉思了一下,忽然发现了什么似的说:“我觉得不对。”


全体男选手立刻都紧张起来。


卧槽,怎么办,领队忽然开窍了?意识到他是个弯仔码头,只要靠近他的男孩子统统都会变弯吗!


只听叶修继续摸着下巴道:“他应该是为自己即将成为我成功的垫脚石而感到骄傲。”


全体:……谁能来告诉我,我们领队这脸到底有多大???


 


【魏琛给的这份材料,是打造帐号角色的重要一环,技能点,那可是决定着技能等阶高低,也就意味着角色战斗强弱的重要东西。所以在发现魏琛居然研究出了这么一份东西后,叶修先不管是不是真有用,就先看了一下任务这部分的都是什么内容,如果有那种必要任务的,就都先刻意回避掉了。


    而现在,在经过昧光之手,这份材料终于变得更加准确真实。研究游戏到这份上,那也真是到了极限了。再能更牛的,就只能是直接修改游戏设定为自己服务了,那而个,可就要被称为外挂了。】


 


“怪不得。”喻文州听到这点了点头,像是心中疑惑终于得解。


方锐:“什么怪不得?”


喻文州道:“这份关于技能点的攻略是魏队做出来的,他在游戏里浸淫这许多年,也就是他有这种时间和精力。而且这份技能点的攻略做出来之后。”他看看叶修,又看看周泽楷,才说,“前辈你就把它卖给了轮回。”


“为什么非得卖给轮回?这种时候按找叶修的性格难道不应该放出消息让我们竞争什么的吗?就像他之前代打副本和做攻略卖一样?”张佳乐皱眉。


张新杰喝了口水,道:“一锤子买卖,这种事情一旦放出风声就很容易被联盟发现,他们要趁被发现之前赶紧把技能点攻略卖出去,否则荣耀稍微修改一下程序,这份攻略就成了废纸。”


“那我就想不通了。”王杰希看着叶修,一本正经地问,“叶修,你是不是不爱我了。为什么有技能点这种东西你第一个都想不到我们微草,却跑去了轮回?”


叶修:……夭寿啦,王大眼儿一本正经的耍流氓啦!


黄少天拍桌道:“王杰希你脸呢脸呢脸呢!要想也想不到你吧!老叶有这种事必须得先想到我,呵呵,你自己难道还摆不准自己的位置吗???”


“少天。”黄少天还趾高气昂在那和王杰希叫板呢,就见叶修拉了一下他的衣角,有点不好意思地说,“那个,卖技能点这事,我还真没想到你。”


黄少天愣了一下,然后一脸崩溃,十分想放一个马景涛式咆哮.jpg


而反观此时此刻的周泽楷,那就不一样了,那就必须美滋滋了,那从表情到动作到眼神都完美的体现了人生赢家这四个字。


全体:呸!


 


【“当年率领嘉世把你打趴下的人,现在可是你的队友。”叶修说。


    魏琛扭过头来望着叶修,片刻却又继续望向了窗外:“切,这才是我最担心的地方”


    “我从来没有这个样子看过嘉世。”叶修也一起望向了窗外。


    “哪样?”


    “把他视为一定要打倒的目标。”叶修说。】


 


楚云秀读到这里,停住了。


全体沉默了一会儿。


张新杰看着叶修,忽然开口说:“那个时候,我知道你打挑战赛和嘉世遇上的时候。我夜里失眠了。”


叶修露出了一个惊恐的表情,感觉自己裤子都要被吓掉了。


张新杰继续说:“是午餐时间的电子竞技新闻报道播报了这个消息。我吃饭的时候不讲话,所以几乎没什么人和我坐一桌。但是那天,韩队坐在了我对面。”


叶修挑了挑眉,没说话,肖时钦却问了一句:“韩队说了什么?”


张新杰手指摩挲了几下杯子,才说:“他什么也没说,只是安安静静的吃完了饭,然后叹了口气。韩队平时话不算多,但是有时候,我们打比赛做规划或是复盘的时候,他会提到叶修的事情。偶尔会讲到他们在游戏里遇见,然后各自签了战队,联盟的前几年。”


喻文州点点头,有点不甘心地说:“若是说谁能最理解叶修当时心情,那应当就是韩队了。”


“我原本以为他会和我说点什么,说他看好叶修或是不看好。但是直到最后,晚上训练结束,他也什么都没讲。”他看向叶修,“我那天晚上回去一直在想,你那时候在嘉世对面的网吧,看着对面自己一手缔造起来的王朝盛世,看着这个你即将要遇到的庞然大物,你心里究竟在想什么呢?”


叶修笑了笑,说:“那你以为我在想什么呢?愤怒,恨意,还是可怜巴巴被扫地出门的小白菜又杀回来了?”


张新杰似乎是有点累了,他将眼镜摘下来,捏了捏鼻梁,听了叶修这句话,就也看过去叶修那里,笑了一下。他平时带着眼镜,不苟言笑,是很寡淡的长相,可是眼镜一摘,就抵不住一双锐利的眼,此时他将这双眼微微弯起来,让温和从里面溢出来。


他慢慢地说:“我没有。我那天很晚才睡,但睡前我就想通了。那些无所谓的事情你都不会想。你这样纯粹的人,只有一个目标,一切都是为了胜利,为了荣耀。”


tbc



评论

热度(31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