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琰.

我愿只做一名吟游诗人

独坐在桥洞下 写写画画 弹弹唱唱

不问 世间苍凉 人间猖狂 如此嚣张.



扩列:3048558849

江南客

  /江还归

“维南有箕,不可以簸扬;维北有斗,不可以挹酒浆。呵,虚渺无用的孩子江湖。”
老人撇了撇嘴。

“那,在您看来,江湖之中该是如何?”
向南恭敬地问道。

“这与铸剑之道有相似之处。”老人拿起泛青的铜块。
瞥了眼站在一旁的向南,自顾自的开始干起活来。

“依理。”

老人将铜块放进高温的容器里。

【熟知武学知识,知晓心中志向,方可入武林。】

“谨行。”

老人将容器内橙红色的液体小心地倒入剑模内。转身从另一具剑模里拿出一柄棱角不平的剑,开始缓缓打磨。

【磨炼品行,修炼品性。自己的行踪和刀剑的使用,都需小心谨慎。】

“藏锋。”

老人举起打磨好的剑,轻抚剑刃,血花溅落。
老人并未管正在流血的手指,转身拿起剑鞘,将剑缓缓放入。

【经年累月,戾气早已收敛,如同一柄收鞘的宝剑。
等待着猎物。】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