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琰.

我愿只做一名吟游诗人

独坐在桥洞下 写写画画 弹弹唱唱

不问 世间苍凉 人间猖狂 如此嚣张.



扩列:3048558849


“师傅告诉我,唯有刚正不阿之人才能真正动用这把剑。”

————

转眼间,我已经站在了阁楼之上。

街上,人们推搡着,还穿着官服的朝臣们一脸惊慌。在这一片混乱中,我见得一人独立于街边。


我看见了那把剑。

我看见那把通体金黄的剑刺进一人的体内,刺破了柔软的布料,骨肉在皮囊下发出痛苦的喊叫。

剑已入鞘。

那人的身子还直挺挺的立着,血汩汩地流着。

城外,黄沙漫延,刀光剑影。将士们的嘶吼声夹杂着黄沙,向城内飘来。


太子守国门,君王死社稷。

……


一阵恍惚中,我回到了现实。
我望着眼前那把通体金黄的宝剑


“秦阿。”

评论

热度(4)